文言文大全
文言文大全 | 练习大全 | 作者分类
  
  
曾巩《说宫》原文及翻译

曾巩
原文
  室堂奥备然后为宫。宫,贤有力者之所有也。若乃为之,则非贤有力者之所能也。故有材木于此,虽累千万,必待匠人焉尔。匠人之为之也,广轮高下,横斜曲直,一板以上皆有法也。巧既发于心,绳墨刀尺皆应于手,其成也必善。巧既夺于心,绳墨刀尺皆戾于手,且以高者为库,直者为钩也,其卒可以成自善乎?有若公输在,肯舍法度而利之乎?不肯,则将得拙工,而嗜利者从之,为之穷岁月,耗材与力,至竭而已耳。 
  今夫天下之为宫也,人主之所安而有也,州县有司之为室堂隅奥也,万机之为材木也,人主之所不能自治也,其势必付之人。付之而当且专,则辑矣。付之而当否未前定,又一一束缚之,其异于戾匠人也亡矣。有圣且贤,肯枉道而就之乎?不肯,则易而他使。使圣且贤则犹是也,又易而他使,则得庸者邪者而从之与之,日夜力为之,至尽败万事而已耳。秦之亡其宫也,以此。 


译文
  堂室的西南角(祭祀设神主或尊长居坐之所)完备了以后才可以建造宫殿。宫殿是贤德而强有力的人所拥有的。但如果要建造它,就不是贤德而强有力的人所能做到的了。所以即使有了成千上万的材料,也一定要依靠匠人来做。匠人在建造宫殿的时候,对于木材的大小长短、纹理的横斜,木材的曲直等不同情况以及八尺以上的木料都有相应的使用规范。他的技艺源自于内心,墨绳和直尺的应用都得心应手,他建成的宫殿一定是完美的。(但)如果技巧不是源自于内心,绳墨直尺的运用也就都不会顺手,况且用很长的木料去建造仓库(建造仓库或者武器库并不需要使用很长的木料),用笔直的木材去建造钩状的部分,难道最终可以建成完美的宫殿吗?即使有像鲁班这样的能工巧匠在,难道他肯抛弃木匠的规范,把建造宫殿当做有利可图的事来做吗?他一定不肯,那么就只好聘用拙劣的工匠,于是那些贪财的人就跟着来做了,这样来建造宫殿,耗费了数不尽的岁月,耗损了材料和人力,结果是材料耗尽宫殿也无法建成罢了。 
  现在,天下就是一座宫殿,是君主安身之处并所拥有的,州县和朝廷的各个部门就相当于一些堂室及其角落各部分,天下各种事务就相当于那些木材。君主并不能全靠自己来治理国家,在这种情势下一定要委托别人。如果委托得合适并且完全放权的话,天下就会安定。如果在委托前不能确定是否委托得合适,或者委托后还要处处过问牵制,那么这结果就跟委托拙劣的匠人建造宫殿没什么差别了。这样的话,那些圣明贤达的人又怎么肯违背事理来承担这个使命呢?他们不肯,那么君主就只能改换任用别人。假使圣明贤达之人是这样的情况,君主又改换方向任用他人,那么君主只能得到一些平庸和邪恶的人让他们跟随自己、帮助自己,纵然日夜不停地做,也只能落得一个把事情办砸了的结局罢了。秦朝的灭亡,就是由于这个原因。 


相关练习:
曾巩《说宫》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文言文
曾巩《论习》原文及翻译
曾巩《苏明允哀辞并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相国寺维摩院听琴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道山亭记》原文及译文
曾巩《请减五路城堡札子》原文及翻译
曾巩《喜似赠黄生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南齐书目录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送蔡元振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思政堂记》原文及翻译(二)
曾巩《思政堂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抚州颜鲁公祠堂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瀛洲兴造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张久中墓志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广德湖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送李材叔知柳州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宜黄县县学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秃秃记》原文及翻译
《越州鉴湖图》序原文及翻译
《陈公神道碑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戚元鲁墓志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王平甫文集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刑赏论》原文及翻译
曾巩《菜园院佛殿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醒心亭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筠州学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南轩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请令州县特举士札子》原文及翻译
曾巩《谢杜相公书》原文及翻译
曾巩《与孙司封书》原文及翻译
曾巩《刑部郎中致仕王公墓志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书魏郑公传后》原文及翻译
曾巩《洪渥传》原文及翻译
曾巩《寄欧阳舍人书》原文及翻译
曾巩《邪正辨》原文及翻译
曾巩《唐论》原文及翻译
《送李材叔知柳州》原文及翻译
曾巩《学舍记》原文及翻译
《襄州宜城县长渠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尚书都官员外郎陈君墓志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尚书都官员外郎王公墓志铭》原文及翻译
曾巩《送丁琰序》原文及翻译
曾巩《书魏郑公传》原文及翻译
《尹公亭记》原文及翻译
曾巩《战国策目录序》原文及翻译
《墨池记》原文和翻译


    
    
    

电脑版   版权所有 文言文大全   浙ICP备05019169号